一个人的世界

窗外下着雨,很冷,很阴暗.空气里都是寒冷的气息.思雨站在窗台独望,思绪随着雨丝慢慢飘远飘远......

  有些记忆随着时间流逝而慢慢的消退,有些记忆已经模糊得不再想起,她却总是不停的回忆.可有些记忆在思雨心里生了根发了芽,无法抹去......

  那是一个雷声大作,大雨滂渤的夏天.她一向害怕这种天气,她也是这样站在窗前,也是这样将思绪飘远.思雨是个天生略带忧郁的女子,她总会在脑中出现很多幻想,会在梦中不停奔跑,在山崖边上,在废弃的铁轨中,然后被噩梦惊醒.天气的变化亦能影响着她整日的心情.她害怕这样的天气,也害怕傍晚太阳落下的那一刹那,害怕又圆又亮的月亮,这些都让她怕得窒息.这雷声让她坐立不安,起身将办公室里所有的窗帘拉上,以为这样就可以隔绝窗外的雷声和雨声. 

  回到电脑旁,看到QQ上那熟悉的头像在跳动,那时候的她,正在经历着一份充满浪漫又温暖的爱,她相信,那时候的自已心里对永远和永恒是确定不疑的.她知道他们已经过了纯真的恋爱年龄,可却爱得死去活来,没有对方的日子,度日如年.幸福持续了多久,她不记得,她只知道她的内心在狂乱的跳动,不是为了谁,而是心里某种挣扎.她怕自已对这个男人有依赖,怕自已要不起这样的爱. 

  网络那头传来他熟悉的关心,别怕,马上就过去了,这只是自然现象而已,别怕.她真的不再害怕,被他那温暖的语句所感染着,感动着,迷恋着.无法自控的迷恋这些文字的问候,习惯了这样无声而有温度的关怀,如果哪天没有收到他的信息,心里就有巨大的落差感,会无故的伤感,怕这样的问候会在某天忽然地停止.他的一言一语都让她觉得心跳加速.并渴望着让这种感觉在一个真实的拥抱里地老天荒.

待续

   思雨的一颗心慢慢又平静下来,有时她觉得应该学会轻松地享受生活,做到内心平和、生活愉悦。从容平静地度日,顺应自然并顺应天性,不去勉强别人,也不强求自己。可在大多数情况下,她总是在自造紧张情绪。

        也想着回归到这个温暖的家中,把心重新交给这个曾深深爱着她的人。人生中总会犯很多她意识不到的错误,不要辩驳,不要提及,更不要争吵激化,让它从容过去,时间会帮她有力地洗刷,多少年后再回首时也许会发现,正是当时的宽容和隐忍才给她带来今天的一切。沉默是金,也许就是这个道理。

        但他们的隔阂却在冷漠中加深了。她看着丈夫痛苦的脸,看着他不为所动的表情,所有过去、现在的裂痕与怨恨从表面移到内心深处,形成了不易融化的冰冻层。她不知道这种痛恨与嫌弃会不会随着时间慢慢变淡、消逝,她也不知道自已能否经得住漫长的等待和冰释消融过程的打磨,谁让她是过错的一方,她把此看做正在支付的代价。

 争吵,无休止的争吵,使思雨对这扰乱众生的感情感到无比的厌倦。

        可她依然没有勇气面对,这个想要却得不到又放不下的男人,注定是她情爱生命的劫数。她开始想着一个问题,那就是永远到底有多远。曾经,她与他也有过一个永远的约定,如今,世事变迁,沧海桑田,永远只是一个美好的冀望。而冀望最后大多都只是泡影。所以,对于未来她不再设想,连明天都是一个未知数,又何必想未来呢。

        他们之间已经很久没什么话说了。好像交流完了,都向彼此掏空了心思。开始,思雨并不喜欢这样的冷静,她以为爱情消逝时才会无话可说,所以她排斥疏远,排斥距离,总想和他浸泡于热火朝天的激情中。以为不离不弃就是如此意境,以为两个人从牵了手的那刻起,无时无地都会如影随形,就象两坨泥揉作了一团,再也分不出你我,再也无法离析出彼此,如果还能隔开或分清你和我,便是爱得不够,离共同期许的未来就遥远了。

        他们就此成了两个貌似疏离、又不能完全撇清关系的人。想说的话越来越少,最终少到什么也不用说了。最初他在意思雨的那些温情脉脉的细节,过去他看见思雨就控制不住的盎然笑意,都成了历史章回,只在她的回忆中才可以再度感动。

         也许他要的不是爱情,他要的是爱情的附加值。男人心中的爱情是占有,是一种自私的先满足自已一已之欲再说的原始冲动。而她呢,她很容易掉进爱情的陷阱里去,很容易把爱情扩大化,被迷住了眼睛。

        思雨觉得这些年她似乎跟自已谈了一场恋爱。也许她将用一生去缅怀和记忆那近五年的时光,耗尽所有的温暖和柔情为了一份深刻的过往。

  空气中飘着冬天的气息,思雨开着车慢慢的驶向单位,交通有点堵,思雨停在路上等待着前面的车辆慢慢的挪动,她的思绪又开始随着旁边的景色开着小差。

        银杏树下落了一层金黄的树叶,还有几片在枝上孤零零的摆着,偶尔会落下一片,在雨中飞落,天空下着几滴小雨,从光秃秃的枝条间密密倾斜着穿过,打在枯透的落叶上沙沙地响。

        12月了,2009年就剩最后一个月了,都做了什么,有开心过吗?有幸福过吗?有哭过吗?思雨轻问着自已,恩,好像都有,很多情绪。但人终究还是得顺其自然的活着,不能活的太清澈,也不能活的太精明,该糊涂时一定得糊涂,这样便不会被某些假象迷了眼,同时心也不至于总有薄凉的感觉。可她无法做到淡漠或无所谓,至少在对待一个互相被当作了彼此生命里一部分的集群突然被冲散的时候,她永远做不了那个理智与冷静的旁观者。

        后面汽车喇叭的提醒声打断了恩雨的思绪,她甩了甩头从那暇想中回过神来。也许要彻底抛弃过去的回忆,开始新生活,最好的办法就是搬出记忆里住过的空间。可她做得到吗?也许每个人都要学会知足才会快乐,学会去欣赏身边的人与事才会幸福,如果一味的抱怨,幸福也就会离得越来越远。

 感情是个奇怪的东西,或疼痛或忧伤或挣扎或迷茫或幸福。思雨知道,不管是过往还是当下,忧郁的人,忧郁总是会一直伴随身旁。可无论怎样的挣扎,疼痛是会消失的,唯有快乐和幸福会一直在身旁。

        爱情,其实在爱着一个人的时候,每个人的品质都是美好的,都是想要和对方一生一世的。只是,当他不再爱一个人的时候,他还会给对方留下足够的尊严吗?

        当爱情与利益和现实相遇时,他会选择利益与现实。他表现得太明显,思雨尽收眼底。当他爱她的时候,他渴望把自已所有的一切都给她,在自已只能赚五十块的时候,恨不得给她买一百块的东西,但当他不再爱她的时候,明明自已有一百块钱需要两人一起分享,他也一定会有预谋的想尽办法转移。并告诉她:你已经满足不了我的需要。

        他怎么可以忍心折磨这个深爱他,为他付出一切的女子?即便放纵,即便疯狂,也该适时止步啊。她可以原谅他的不忠,可以原谅他爱上别人,甚至可以原谅他和别的女子上床,可是,怎能原谅他那份无可言喻寒凉的姿态?

  天气很冷,但阳光很好,沐浴着窗外明媚的阳光,思雨感觉生活很幸福,重新站到阳光下面,对,重新站到了阳光下,没有阴霾,没有愧疚,没有害怕,没有负担,更重要的是没有痛苦和伤心,深吸口气感觉心里非常的舒畅。

        时间就如女人的青春,匆匆流逝。很多时候,思雨会执着于一份情感,纵然时光流转,也不会从记忆里抹去。总以为,这样的情感是铭心的,美好的象一颗美钻,珍贵异常。但现在恍然惊觉,眼前的“美钻”,不过是一颗坑洼密布的石子,前后落差之大令人难以置信,却只能暗自叹息。自以为珍视的,却不过是枚一文不值的石子。

        尽管原来思雨感觉痛苦是如此的惊天霹雳、难以承受,但她竟也挺过来了,可见人类的承受力很多时候比自已想像的要坚强得多。从原来的痛苦,到后来的憎恨,再到最后的淡然,她终于走了出来。一段感情没有结束就开始下一段的男人根本和好男人沾不上半点边。

        表面的平静纠结着矛盾与挣扎,是皆大欢喜的顺势而行吧。有时候咫尺的距离,却可以是海角天涯。

 幸福其实很简单。

        幸福就是,生活不必时时刻刻恐惧。或者说幸福的感觉理解为平安,孩子可以平安长大,出门上学去了,可以平安回家。成人可以平安到老,而不是伴着恐惧这恐惧那的日子。看着天空,阳光真好。思雨内心越来越多的纯净,婴儿般的纯粹。

        是的,生活需要象树木一样,自顾自生长着,妖娆着。活给自已看,才是最美的一个状态。

        成年人得为自已的行为负责,只要是自已决定而不是被枪指着头逼的,无论选择什么,都要承担其后果,取舍,取舍,想要取,总得舍,哪有什么都想占齐的便宜事。

  很多人没有想过,爱到已经不再爱了,那么已经不是谁对谁错这样理性的分析了。不爱了,你就是天使,别人也会觉得恶心了,爱着的时候,哪怕你是路边的乞丐,别人也会觉得你是最美的公主,人就是这样的奇怪。

        爱情走到分崩离析,提出分手的那个人总是比较幸运的,如果对方不愿意说结束,那么那个人就会觉得对方很烦,而那个被遗弃的人呢,本身也不觉得对方对自已有多么重要,但是一旦对方说要放弃自已的时候,就会觉得对方在自已心里是这样子的难以忘记。

        那根本不是爱,是恨,是一种不忘记。

        看书吧、逛街吧、和朋友聊天吧,装作对他无动于衷吧,对他随意的关怀感动一次吧,对他保持一定距离吧,能做很多让自已开心的事而不要委屈自已。

        失去爱情,不要再失去自已,失去爱情只是失去一部分,失去自已就失去了全部。

Author: 人淡如菊

发表评论